•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 Jilin Province Academy of Arts

  • 地址: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邮编:130021
  • 电话:0431-85652784
  • http://www.jlsysyjy.com

科研动态

首页 > 新闻资讯 > 科研动态
全国新兴剧种暨吉剧学术研讨会综述
 日期:2010/7/28 14:12:40 访问次数:4696

      

        2010年7月16日—18日,由文化部艺术司、中国戏曲学会、吉林省文化厅联合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吉林省艺术研究院承办的“全国新兴剧种暨吉剧学术研讨会”在吉林省长春市隆重召开。文化部艺术司司长董伟、原司长曲润海、中国戏曲学会会长薛若琳、文化部艺术司戏剧处处长吕育忠;吉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许云鹏、吉林省文化厅厅长林君、副厅长张宝宗等领导以及姚欣、谭志湘、王安葵、王蕴明、周育德、龚和德、刘祯、郑传寅、冯俊杰、万素、李小菊、吴乾浩、朱维英、汪人元、冯俊杰等专家和来自北京市曲剧团、吉林省吉剧团、吉林省松原市满族艺术剧院(新城戏)、吉林省农安县黄龙戏剧团、黑龙江省龙江剧院、甘肃省陇剧院、辽宁省盖州市辽剧团、河北省唐山演艺集团唐剧部、云南省楚雄民族艺术剧院(彝剧)、贵州省黔剧团、湖南省花垣县苗剧团等12个新兴剧种院团代表及相关省、自治区和县市文化厅(局)干部六十余人参加了研讨会。
       研讨会由吉林省文化厅副厅长张宝宗主持,文化部艺术司董伟司长做了题为《新兴剧种要在继承与创新中繁荣发展》的专题讲话。林君厅长致辞对参加研讨会的领导、专家、代表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敬意,并就新兴剧种发展提出三点建议:一,以创新求发展;二,以特色求水准;三,以“名角儿”闯市场。这三点建议引起了与会者的共鸣。
此后,在三天的集中发言和研讨中,新兴剧种代表,大家就以下问题展开讨论并达成了某种共识。
       一、 不离母体、吸收借鉴
       每个新兴剧种都不是什么抽象的戏曲艺术,它背后都有一个十分确定的戏曲剧种。作为新兴剧种母体的戏曲剧种,它独特的地域性、乡土性和民间性,就是它独特价值和特殊魅力的体现。取消了地方性,也就意味着它的消亡。这种特殊性的保持,是新兴剧种兴亡的关键。而适应现代化进程的需要和满足观众不断提高的审美需求,又是它发展的必由之路。所以新兴剧种在发展中一方面要坚守传统,另一方面通过借鉴学习,自身更加丰富、强大,通过深入挖掘本地题材,抓住有意义、有亮点、有人物、有故事独特的戏剧,来增强地方特色,生产出观众喜欢爱看的,有突破性的艺术成果,最终以自身独特的个性、魅力与品质,吸引并征服更多的现代观众。
       划分剧种和区分剧种的依据是音乐,音乐是整个戏曲建设的命脉,所以要高度重视新兴剧种的音乐创作,尊重作曲家,给他们足够的条件。往往剧本创作一两年,作曲只给十几天,而戏曲音乐创作不是对剧本的简单服从,不是简单把语言变成唱腔,音乐没有主动积极的追求就不能发挥独特的最佳作用。所以,剧目的生产在胚胎期作曲家就应参与创作,最终编剧和作曲共同完成剧本的创作。
       此外,作曲家在剧种建设上要根植母体、勇于开拓、勤于钻研、善于积累,把个人的艺术发展与身后的整个剧种联系起来,使戏剧内在表现和音乐精神紧密结合,体现出艺术表现新的力量和韵味。新兴剧种一定要充分注意程式性的基本曲牌和唱腔的积累和作曲人才的培养建设,有了自己的作曲人才和基本曲牌、唱腔,才能使剧种音乐根繁叶茂,新兴剧种才有发展和希望。
       二、“趋同趋大”境地尴尬
       随着改革开放国策的不断深化,尤其是新世纪以来,随着全球化的推进,世界各国众多戏剧样式的涌入,新兴剧种受到多元美学追求、艺术理念以及创作风格的巨大冲击,以及我国文化艺术的空前繁荣和发展变化带来的严峻挑战,新兴剧种在勇敢迎战中力求寻找新的优势,以便巩固原有的观众阵地和抢占新的观众市场。他们向京评大戏靠拢,模仿观众聚集的艺术门类,艺术表现上趋同于其他艺术形式,特别是音乐剧、歌舞等流行艺术形式。而随着地域性、乡土性、民间性、民族性,这些独有的特征的逐渐淡化,新兴剧种很快失去了原有的优势,不但没有抢到新的观众阵地,相反原有的观众群流失缩水,新兴剧种陷入新观众不亲老观众不爱的更加尴尬的窘地。
       三、继承发展绝地逢生
       靠什么征服观众是新兴剧种生存和突围的关键。新兴剧种的特性和新时期观众的审美需求,决定了新兴剧种征服观众不仅要坚守传统,还要有突破性的艺术。
       对新兴剧种和新兴剧种的前身要吃透。新兴剧种只有不断创新,才能满足广大观众不断提高的审美趣味和时代进步的要求。新兴剧种的演唱、表演技艺,既从歌舞、曲艺、老剧种、外剧种继承、吸收来的,又从生活中提炼,然后加以融汇、吸收、再创造的。只有充分吸收传统的营养,才能在融汇过程中,对民风、民味、民情拿捏准确,才能避免过雅过俗,才能真正做到雅俗共赏,得到更多的观众青睐。
       新兴剧种的优秀传统保留剧目和每一个优秀的新剧目都不能成为库存睡大觉。剧团要一代又一代演员排演,使它们不仅能参加演出活动,而且成为新兴剧种的镇宅之宝,发展学习的活样本,成为下一个剧目的借鉴目标。
       新兴剧种对新老精品,要反复打造和长期保留,编导演要共同参与研发剧本,同时还要移植传统和兄弟剧种的优秀剧目,广收博采,学习借鉴。新兴剧种都还是处于一隅的小家族,资历幼稚,许多方面还不够成熟。年轻稚嫩是弱点,也是优点,它没有古老剧种的历史负担,而有更大的探索的自由空间。古老的传统是艺术的宝藏,有许多值得新兴剧种借鉴的财富和经验。新兴的兄弟剧种也有新的经验可学。当初越剧之健康成长,确实得益于昆曲和话剧这两个奶娘的培养。新兴剧种要想成熟起来,也必须向老大哥学习,学习的目的不是销熔自己,而只能是丰富自己。
       在剧目建设上,新老传统剧目,都要不断加工,反对传统剧目成为沉寂的库存,反对现代艺术创作中的半成品现象,反对作品拿奖后就被束之高阁的作为,这严重违背艺术发展规律。以往新兴剧种的许多院团长把心重点放在发工资、完成场次、拿奖牌上,着重“养命”,忽视“养艺”。新兴剧种要生存和发展,就要把艺术生产从被动化成主动,院团领导要身先士卒,带领全团人员大生产大练兵,在大量排练新老保留剧目中学习、熟悉,掌握传统剧目的精髓,丰富自身、强化队伍,在对剧种掌握、熟悉、领悟、游刃有余的基础上,积极主动大胆借鉴其他艺术门类的优势,群策群力、团结一心,力求有新的戏曲人物形象、新思想、新的审美观的出现,这些突破性的创新,带动戏剧艺术在形式、方法、技巧和技术方面的全方位提高,一方面出人、出戏、出精品,一方面提升了戏曲的娱乐品格,让新兴剧种独特的魅力吸引、征服更多的观众,使老观众阵地更加巩固,新观众群逐渐壮大。
       四、培养人才重中之重
       新兴剧种的兴旺发达,需要政府的扶持、领导的关心,更需要一支有远见、有实力、上下一心的队伍,需要真抓实干懂行的领导,需要像林成兆才、王肯那样的编剧,严凤英、王少舫、新凤霞、白淑贤那样具有创造精神的演员,时白琳那样精通剧种音乐的音乐家这样的领军人物;要有懂得本剧团、剧种艺术风格,专门钻研戏剧文学的好编剧,要有熟悉本剧团、剧种风格特征,专门钻研导演艺术的专职导演,还需要一大批有事业心源源不断的编、导、演、音美舞乐、营销后继人才。
       而目前,新兴剧种的队伍,人员流失严重,队伍涣散,后继乏人。龙江剧的白淑贤现象和人才培养经验是新兴剧种可借鉴的成熟经验。他们把培养人才作为了剧种发展的关键。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吸纳有潜质的人才,开辟各种学习机会和途径培养表导演舞美,甚至营销人才。在队伍内传帮带,在社会上加大宣传力度,扩大知名演员的影响,创品牌人物,让观众因某位艺术家个人的卓越创造,关注剧种,甚至产生对它的兴趣乃至喜爱,从而扩大和巩固观众阵地。此外,对有事业心、有历史责任感和始终如一不懈奋斗的新兴剧种的艺术家给予足够的重视和尊重,让他们能没有后顾之忧地、一心一意地、全身心地,自觉、主动、积极地为新兴剧种的建设和发展倾注他们的心血、热情和智慧。
       戏剧发展后继无人,生存、发展、繁荣昌盛都是空话。
       五、寻求发展、自强不息
       新兴剧种从创立开始,始终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扶持下生长壮大。可以说新兴剧种是喝着党和政府的奶长大的。对于成长起来的新兴剧种,党和政府仍然给予政策和经费上的扶持,希望新兴剧种尽快强大起来,摆脱困境,发挥它为人民服务的功效。
       作为已经成长起来的新兴剧种,如果永远躺在摇篮里嗷嗷待哺,它永远体会不到生命中成长的快乐、强壮了的自信、收获后的喜悦、成就尊严获得的自豪、自由创造的带来的酣畅。
       失败不可怕,怕的是没有明确的目标,丧失了奋斗的信心。只是要志士仁人在改革中,有理性,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坚持挺住,即使不时失利,也要屡败屡战,坚信在党的领导和关心下,通过自身的不断努力,突围成功。
不等、不靠、不灰心,新兴剧种要尝试多条腿走路。
       首先,对内要坚持练兵、生产学习,对外要加强传播、扩大影响。今天传播的途径比古代广阔得多,丰富得多。一个广播电视传媒,就足以让新兴剧种施展一番了,其他的传媒也各有精彩。当年历史上著名的声腔,都是努力走出原生地,到广阔的天地里讨生活,四处吆喝才最终风行天下。当然,有的新兴剧种由于语言和习俗等因素的制约,只适合于在特殊的生态环境里生存,即使不能天下闻名,而能在自己的一隅繁衍,同样值得尊重。
       其次,要积极争取观众与市场。市场则是两类,一类是大城市的窗口,可称作高级市场,一类是市井、农村的包场,可称作初级市场或基层市场。新剧种除了少数几个是省属的外,多数处于基层的新剧种,是扎根基层、农村、民间的,但观众面都不大。它们必须稳住基本观众,牢牢占住初级市场,努力争取高级市场,适当到大城市的窗口卖票演出。因此新剧种的演出,既要重视“打下去”,又要争取“打出去”。新剧种走市场的剧目,以雅俗共赏、喜闻乐见为宜。但是我们也看到,一些地方误解“做大做强”,一味在舞台上搞大制作、堆砌木材钢材。戏曲音乐也盲目追求“原创”,结果失去了新剧种的特色,也失去了观众、市场,不仅争取不到观众,还会在市场竞争中失利,因此出现了衰势乃至危机,个别新剧种甚至偃旗息鼓,有的则倒回去,唱起老剧种大剧种的戏。
       戏剧的命运事在人为。一是领导关心,二是自己努力,三是交流演出,既要有保留剧目,优秀的保留剧目,优秀的创新剧目。
       六、独立还是整合
       东北三省的新兴剧种吉剧、龙江剧、龙滨剧,“立足本土”是他们一贯的艺术追求与发展方针,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而东北二人转、东北民歌音乐是他们共同的母体。吉剧从群众熟悉的二人转唱腔中发展出了柳调和嗨调,龙江剧直接从二人转和拉场戏中吸收营养。除了东北三省的新兴剧种之外,其它各地的新兴剧种在发展中都有这样的母体优势。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同时,对同一母体的戏曲形式,如龙江剧、吉剧等资源、曲牌、文化养源充足,可互相借鉴、资源共享,因是一个母体,互相吸纳合二为一,这样有利于扩大领域和影响,对新兴剧种本体来说是可以发展的更快、更好的有利条件。
       七、扶持与保护
       1、对少数民族新兴剧种
       少数民族戏剧是一个独特的艺术空间。他们有独特的丰富多彩的、宝贵的艺术财富;有独特的生存方式、文化审美、心理性格、民族特色;他们的艺术空间独特,形成了极具民族特色的瑰丽艺术,拥有极具自豪感觉和至爱本民族艺术的固定的观众群体。但是由于发展空间狭窄,观众面有限,所以更脆弱、生存更困难。在自身求生存求发展的前提下,政府应对相对薄弱的少数民族戏剧给予更多的保护和扶持,让他们不断总结经验,完善自身,发展得更快更好,为当地的人民群众丰富文化生活,提高文化素养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2、非物质遗产的保护
       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要加强保护意识和保护措施。非物质遗产不是放在博物馆就万事大吉,要合理地开发和利用,使其不仅成为文化艺术的历史部分,更要成为人民群众认识、了解历史文化、艺术的窗口。
       3、政府的扶持与收购产品
新兴剧种是为满足人民大众的文化审美需求而诞生的,它的价值不仅在于它独立的品格,更重要的在于它的社会功效。新兴剧种不断推出人民群众喜欢的新戏、精品,不断向政府证明自己的优势和价值,才能得到更多的扶持。同时,政府把投入和扶持通过收购终端产品实现,一方面更好地刺激生产,一方面对新兴剧种各院团的投入更加合理,充分调动新兴剧种各院团的积极性和竞争意识,使新兴剧种的整体发展更快、更好、更符合艺术发展规律。
       1989年,中国戏曲学会与吉林省艺术研究所举办了“建国后新兴剧种发展趋势暨吉剧诞生30年学术研讨会”,二十年后,两家再度携手就新兴剧种发展问题召开学术研讨会,意义非凡。
       刘厚生、曲六乙等专家还特为本次研讨会撰写了文章。
       此时会议是我院建院以来承办的第一个全国会议,全院上下付出了极大的努力。院长崔林春主持了第一天的研讨会,副院长翟利华出席,副院长孙桂林宣读了集体撰写的《打造“新吉剧” 创造新辉煌 ——吉剧发展战略构想》的调研究报告。
       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文艺报、新华社吉林分社、吉林日报、新文化报、吉林省电视台、吉林省电台、长春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对此次研讨会进行了跟踪报道。
       本次研讨会纪要除文化部外,也要抄送各级主管部门,与会代表提交的论文还将结集出版。

  •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吉ICP备09007276 Copyright 2010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