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 Jilin Province Academy of Arts

  • 地址: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邮编:130021
  • 电话:0431-85652784
  • http://www.jlsysyjy.com

公告栏

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告栏
董上德:戏曲叙事研究《全国艺术研究院(所)青年戏曲理论研究人才培养》培训课程
 日期:2017/7/7 0:00:00 访问次数:1422
   
    2017年7月2日-3日,由我院承办的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吉林省省级文化发展专项资金扶持项目《全国艺术研究院(所)青年戏曲理论研究人才培养》培训班这两日的课程迎来了中山大学董上德老师。
    提起董上德老师,三字以蔽之:中大人。1978年入中山大学至今,一口气从中文系新鲜人读到博士,读无可读,索性教书。中山大学中文系古代戏曲研究室从此多了一位董教授,中山大学的博士生从此多了一位温和谦虚好导师,至于治学风骨之严谨、论文要求之严格……那是另一回事!
    他常举着麦克,一旦无意间放下,顺手会把板书笔举到唇边,我们窃窃笑——“一看就是大学里的老师”。
    董上德老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小说史、戏曲史研究,尤重于对小说、戏曲互渗互动关系的研究,主要著作有《元曲精品》《古代戏曲小说叙事研究》《屈大均》,还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十二卷版《全元戏曲》的主要参加者(小编八卦:《全元戏曲》序言初稿就是董上德老师起草的!——王季思教授主编《中国文学史》宋元卷,黄天骥教授主编《中国文学史》元代卷,董上德老师主编马工程教材《中国古代文学史》辽西夏金元卷——师徒相继,薪火相传,构成了中山大学中文系编写全国性文学史教材的一个传统)
    有一句狗血八点档杰克苏剧集里用滥了的形容最适合董上德老师:谦谦君子,温文如玉。
    ——嘿,你别不信,这世上就是有人可以靠风度吃饭,偏偏要靠学问;凭着浸透在骨子里的谦谨风范,晃瞎多少双钛合金狗眼;学问足够吊打所有学员,却自称“滥竽充数”——这样的南郭先生,你倒是找一个给我看看!?


 
    他讲戏曲创作的关键词:“集体心态”,讲中国的小说叙事和戏曲的天然关联,讲鲁迅对中国小说的评点,从《水浒后传》这种“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到《三侠五义》“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从《说三分》《三分事略》《三国志评话》到《三国演义》——史家看重历史真实,而戏曲更看重情感真实。
    因此上,戏曲叙事和小说叙事的对话关系格外耐人寻味。
    《游龙戏凤》是经典案例,一分析就见出互文性——同一个故事题材衍生出不同的理解次生文本,这些文本间便构成了互文关系。可是命运的齿轮喀拉拉转啊转,“老百姓有侥幸心理,然而也并不是一直盲目的,无变化的”,啪叽一声从天上掉下来的未必全是馅饼,指不定也有铁饼。不是每个正德皇帝都是花痴,也不是每个李凤姐都热衷飞上枝头变凤凰……
    在董上德老师的课堂上,你看到次生文本是如何转化的——为什么汤显祖将杜丽娘放在一个(除了亲爹和糟老头教书先生陈最良)没见过任何青年男子的极端生活状态下——如此一来,对“情从何而来”做出的思考,才开启了前所未有的意蕴层面!
    所以呵,“一个故事的生命力是如何形成的,不是作者赋予的,是故事本身题材赋予的集体心态决定的。一个聪明的作者应该意识到如何捕捉好故事背后的集体心态。以什么心态来参与对话,而不是仅仅重复一个故事。”



    他给我们讲《白蛇传》,两条蛇一个人的故事闹得西湖千年不得安宁,断桥畔,柳烟前,猛回头避雨处风景依然,几百年来对故事的重新阐释那么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
    “故事的可重复性意味着人类想方设法在反抗遗忘,面对广大群众,不能够讲无法被接受的大道理,于是故事成为可具象化的经验而流传于世。”《白蛇传》是在讲人和妖的故事吗——是的,没有错,可也是讲“夫妻关系在强烈的社会舆论压制下如何相处。”;讲“当蛇变成人,就面临了‘人是什么’的问题”,上升到了哲学命题的高度……
    “人,是不能偷东西的。”
    太微弱简单纠结,化为太惊心动魄撕扯。
    人性呵,人性。
    无论“大传统和小传统”的语境,还是难以定义的“集体记忆”,无论《绿窗新话》还是《醉翁谈录》,从私情公案到烟粉欢合,从重圆故事到花衢实录,哪怕是神仙嘉会……骨子里都是人的故事,人在讲。
    人的日子,人在过。


 
    是人,是自己和别人,是你无可替代的独特生活阅历,决定了你的与众不同。董上德老师告诉我们:“如果想从事创作,就要分析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譬如我本人亲见过某些历史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未必要写这段历史,但是由于我见过太多的场面,我对人性的复杂和诡谲有着许多的观察,写出来,就足以打动一部分人。创作的基础是什么,是要找到生活积累的标杆——‘我能过,你过不了’的标杆。”
    他笑问,网络写手的“龙飞凤舞”背后能够沉淀出多少东西?《欢乐颂》第二季为什么后力不继?积累在哪里,底蕴在哪里,独创性——又在哪里?
    创作者呵,在选材和挖掘故事题材的意义方面可否站得更高一点,走得更远一点,讲好“中国故事”,输出软实力,让世界了解中国——“不要忽略戏曲舞台在中国历史上起到的重要作用。”
    中国戏曲本质的教育和教化功能决不可被忽略。“中国老百姓看戏的大部分都是文盲。但文盲不代表没有文化。他们可能一字不识,却对历史人物如数家珍,能够理解和接受基本的儒家文化,譬如忠孝节义,譬如仁义礼智信。在教育资源极端不平衡的中国古代,是戏曲的‘高台教化’使得文盲有了文化。戏曲舞台背后展示的故事愿望和人生智慧等种种表现,都可以归纳为集体心态,例如故事中展示的那些美好的东西,人情美、坚贞不屈、忠勇爱国……等等。”
    这种集体心态(民间心态)和官方心态,难道不可以统一?
    “老百姓爱看传统戏,是因为心态与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存在对应关系。历史的维度和现实维度上取得平衡。创作出官方接受,老百姓也欢迎的作品,有难度——但不是不可能实现的。”
    希望和荣光一直有,一直在。
    端看你在关切到‘官方的关切’之外,有否“摆正自己的位置”。
 


    他告诉我们:戏曲本质上不是精英文化而是大众文化,如果将其看作精英文化,戏曲的命运岌岌可危。戏曲的生命在哪里?在民间,在民众。假如把戏曲引向精英文化,戏曲的路会越走越窄——“如果书法仅仅是书法家在推行,书法艺术会走向灭亡”。
    一切的一切,只有融入生活,才会生生不息。
    “以人为本”从来就不是一句空谈。
    即便故事里的蛇妖,都有一颗人心。
    那些沉睡在人心里、沉淀在民族文化结构里、至为优秀的东西,便是中国软实力依托之处,也是文化心理结构优秀之处。
    ——什么是经典?
    是“现在在讲、将来还会讲的故事”。
    那些故事,拥有穿透时空的力量。
    董上德老师把那些故事讲给我们,再鼓励我们,你们一样做得到——只要你们勇敢去做。
   (人生、学问从无捷径,做都不敢做,还抱怨什么长安不易,风光易断?)
    最温和谦谨的老师,有最宽广豁达心胸。
    ——此心安处是吾乡。
    书山深处,有他的长安。
  •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吉ICP备09007276 Copyright 2010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