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 Jilin Province Academy of Arts

  • 地址: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邮编:130021
  • 电话:0431-85652784
  • http://www.jlsysyjy.com

创作动态

首页 > 新闻资讯 > 创作动态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项目再吹集结号
 日期:2019/7/15 0:00:00 访问次数:471
      今天,由文化和旅游部科教司指导,吉林省委宣传部、吉林省文化和旅游厅支持,吉林省艺术研究院组织实施的2019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项目“现实题材剧目创作专题培训”班,在长春开班。简短、务实的开班仪式结束后,3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青年编剧学员,26位国内顶级剧作家、戏剧理论家、小说家、导演艺术家、表演艺术家、舞台美术家、服化造型设计师和人类学家、创意设计家、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专家等授课教师,将在这里进行为期30天的集中培训。

    就“现实题材剧目创作专题培训”项目的策划动意和省艺术研究院高层次艺术人才培养的品牌建设以及如何强化我省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项目方面的优势等问题,记者采访了省艺术研究院院长孙桂林。

    记者:祝贺省艺术研究院国家艺术基金又一个艺术人才培养项目开班。请问孙院长,策划这个专题培训项目的动意是什么?

    孙桂林:现实题材剧目创作是舞台艺术创作的重中之重。我们申报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做专门培训,主要从两方面考虑。

    第一,回应现实需要,强化使命担当。倡导和强化现实题材剧目创作,一方面是时代的呼唤、观众的期待;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好。当下现实题材剧目创作虽然取得了不俗的业绩,推出了不少优秀作品,但“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还没有得到根本扭转;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还属凤毛麟角,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民波澜壮阔的伟大实践及其所带来的沧海桑田般的历史巨变,更缺少与之相匹配的黄钟大吕之作。

    如果舞台上的故事不如现实生活的悲欢离合更加催人泪下,如果舞台上的表情还不如街头上的笑脸更加生动,那么现实题材剧目创作就真正到了危机时刻,因此新时代的戏剧工作理应扛起责任、担起使命,力求在现实题材剧目创作上取得突破性进展。

    第二,对戏曲艺术来说,现实题材剧目创作不仅仅是用传统艺术表达现实生活,还承担着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重任。戏曲艺术的继承与发展,似乎是一个永远也争论不休却莫衷一是的话题。理论立场上的“坚守”或“创新”招牌下所进行的艺术实践,往往不能成为戏曲发展前行的依据,搞不好,甚至会陷入更深的怪圈中。所以说在实践中探索更牢靠。那么如何探索?

    如果说任何事物的发展变化都需要一个支点的话,那么现实题材剧目创作起码是戏曲走进现代生活、走进青年观众的一个支点。以现实生活所释放出的思想直抵当代观众的心灵,从而形成足以“撑破”传统程式的艺术张力,“让思想冲破牢笼”,以此催生和脱胎出新的艺术形态,就很有可能闯出一条戏曲艺术生存、蜕变和凤凰涅槃的途径。

    一种艺术,不管多么完美,如果不能征服青年人,这种艺术可能就没有未来。

    记者:为达到预期目的,这次在培训内容和形式上有哪些特殊的考虑和设计?

    孙桂林:现实题材剧目创作,不是说把现实生活现象和花哨的时尚塞进作品中、再现于舞台上就可以称之为现实题材创作。在感知普通百姓冷暖的同时,是否触摸到了时代的脉搏;在表达现实缺憾的同时是否有对完美的眺望;在展现地域风情的同时,是否输出了一种主流价值观;在讲述中国故事的同时,是否有对人类命运的共同关注等等,直接关系到现实题材剧目创作的得失成败。无疑,这需要再现生活的能力,但更需要解读生活的能力。因此我们这次培训更强调培养青年剧作家关注生活、解读生活、照亮生活的能力。

    其一,思想要有高度。思想没有高度,面对生活素材,就“拉不开”“对不准”。写黄大年,就不能仅仅把黄大年定位在忘我工作的劳模形象上,不能写出黄大年战略科学家的价值,作品当然缺少应有的气象与格局;写当下现实生活,不能抛开改革开放40年的大背景;写改革开放40年,起码要把它置于新中国成立到今天一路走来的历史长河中甚至国际社会的大背景中加以考察和辨析,否则就看不到它对民族复兴的真正价值和意义。气象与格局都不具备,也就注定作品的“纹理”不清。“纹理”不清,就无法给人以视觉冲击,没有视觉冲击,就失去了现场艺术的魅力。

    其二,认识要有角度。如果我们的戏剧艺术家认识生活、再现生活的能力和视角与普通观众如出一辙,甚至弱于或低于普通观众,就很难给观众揭示和再现生活中不为人所知、不为人所道的别样风景,也不可能给观众以审美惊愕。

    基于上述两点考虑,我们在授课内容的全方位、多侧面和针对性之外,力求授课内容和方式的多样化,重启迪、讲体悟,不模铸。实施“传统民间小戏整理改编人才培养”项目时,我们侧重不同时代不同版本的对比,来考察在改编中过程删除了什么、增添了什么。现实题材剧目创作项目,我们则侧重“聚焦现实”与“超越现实”的辨证思维训练和授课专家们实践经验的传授上。但我们又不局限于剧作家谈经验、戏剧理论家谈理念,导演艺术家谈呈现、表演艺术家谈人物塑造,服装设计师谈造型、舞台美术师谈氛围;我们还邀请到戏曲现代戏创作的“黄金搭档”、豫剧“公仆三部曲”(《村官李天成》《焦裕禄》《重渡沟》)的编剧、导演和主演联袂授课。不仅传授经验,更要披露合作中“个性”与“共识”之间的磨合过程;我们还邀请小说家、人类学家解析他们眼里的现实生活及其他们是如何再现和描述现实生活的;此外,我们还特别邀请大数据专家和人工智能专家、5G专家讲述科技改变生活后人的现实处境;特别邀请著名创意设计家、2010年上海世博会“沙特馆”中方总设计师讲授如何捕捉文化符号与创意灵感等等,为剧作家开拓创作思路。在授课方式上会更多采取“工作坊”、讨论等“动脑”“动手”相结合的实战操作形式。目的就是引导青年剧作家学会用人文社会科学和高科技的“武器”解读生活、解剖现实,训练剧作家成为解读生活的高手、表达生活的高手、艺术合作的高手。

    因此,这注定是一场——理论与实践的对话、激情与梦想的对话、现实与未来的对话、舞台与人生的对话。

    记者:我们注意到,吉林省艺术研究院已经是第三次获得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项目立项。请问孙院长,实施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对艺术研究与咨询机构发展有哪些驱动和引领效应?有哪些心得体会?

    孙桂林:省艺术研究院承担我省国家艺术基金申报指导任务后,我们就在指导项目策划的同时,根据研究院的现有职能,着手艺术人才培养项目的申报。当时的主要想法是获得一次项目运行经历,使申报指导时更有说服力。在原文化部科技司和原省文化厅的指导下,我们申报的“全国艺术研究院(所)青年戏曲理论评论人才培养”项目获得资助。以此为契机,我们发起成立了“全国省级艺术研究院(所)联盟”,开启了全国艺术研究机构交流合作的先河,并正在为构建艺术研究院(所)自己的研究体系和艺术评价体系而努力。现在看,实施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对艺术研究机构而言,至少有两点驱动作用:

    一是通过国家艺术基金项目运行,可以把项目主体推上全国舞台艺术创作和研究的前沿轨道,去“边缘化”,融入“主流”。虽然此时我们的角色是“实施主体”,是在“为国育才”做服务,但我们仍然把它看成是引领研究机构人才成长、事业发展的机遇;我们的业务人员也确实在与各门类国内顶级专家的交流中开阔了视野、提升了能力。到目前为止,我院已有3位青年编剧获得国家艺术基金青年人才项目资助,3位剧作家4人次成为本省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编剧。1位剧作家的吉剧剧本《森林号子》(已由东辽县吉剧团投排)获得原文化部剧本扶持项目资助,另有1位剧作家的大型吉剧剧本《蒲公英》(已由公主岭市吉剧团搬上舞台)获得中国文联文艺创作项目资助。

    二是促进艺术研究机构从学理型研究向智库型研究的转化。

    与学历教育不同,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项目更注重特殊的、急需的、紧缺的人才培养,这就决定了我们的每一个项目的策划过程也是一个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围绕艺术创作的各个环节,哪类人才是紧缺的、现状如何?展望艺术发展趋势,要有哪种类型的人才储备?这就促使我们从书斋中走出来、从所谓本体研究中走出来、从“局部”中走出来,为研究机构的转型升级找到了一个切入点。

    记者:国家艺术基金设立以来,我省各项目主体申报能力不断增强,创意水平不断提高,项目辅射范围不断扩大。在四大类项目中,尤以艺术人才培养类项目不管在立项数量上,还是质量、特色及其培训效果上,都显现出明显优势。原因是什么?如何进一步放大优势?

    孙桂林:历数我省近年来艺术人才培养项目,与其它省份同类项目比较,不难发现四个突出特点:一是人才类型不断拓展。所谓拓展,就是突破传统意义上无法界定和归类的人才模型。比如吉林艺术学院的“3D科技写实雕塑人才培养”项目,即是科技与艺术融合的新型人才类型;我院2017年度的“传统民间小戏整理改编人才培养”项目,则是对戏曲艺术编剧人才的拓展。实践证明,“整理改编人才”在戏曲艺术传承发展中占据相当重要的位置。二是地域特色不断强化。2017年我省艺术人才培养项目立项高达17项,其中东北地域特色项目就有12项。有效利用本地资源优势培养紧缺人才,人才成长又反哺地域文化建设,使人才培养更具针对性和实用性。三是专题项目不断细化。东北师范大学的“叙事舞蹈创作编导人才培养”项目,把舞蹈编导人才细化到了“情节舞”这一舞蹈品种的编导人才上,更细化、更高端、更实用。四是培训效果不断提升。仅举一例:我院2017年“传统民间小戏整理改编人才培养”项目的结业作品中,就有3人3部作品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成果运用项目名单。这是“名师出高徒”理念和因才施教的方法结出的丰硕成果。

    从培训效果和项目特点上就会发现,我省各申报主体对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宗旨的深入理解、对艺术人才和艺术人才培养特殊性的深入理解——这是主观因素。从客观条件上分析,我省有重视教育特别是艺术教育的传统和氛围,近年来高校的艺术教育发展突飞猛进、特色鲜明,艺术研究机构和民间艺术机构也异常活跃。如将主客观条件和优势加以整合引导,我省有望形成若干层次分明、高度专业化的艺术人才培养的靓丽品牌。
  •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吉ICP备09007276 Copyright 2010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