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 Jilin Province Academy of Arts

  • 地址: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邮编:130021
  • 电话:0431-85652784
  • http://www.jlsysyjy.com

创作动态

首页 > 新闻资讯 > 创作动态
琉璃相 “现实题材剧目创作专题培训”授课名师 之 马也
 日期:2019/8/7 0:00:00 访问次数:153
 
马也:
    作家,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研究生导师,文化部优秀专家,文化部“千人计划”高级研修班主讲教师;曾任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光明日报》、《文艺报》专栏作家;参与国家及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科研项目写作;有《戏曲艺术时空论》、《戏剧人类学论稿》、《马也戏剧批评文选》、《中国近代戏曲史》(分支主笔)、《门外乱弹》等专著出版。
 
 
    去年马也老师来时,我们说,端的是暗红尘霎时雪亮。
    虽然他定是并不舍得教这热春光一片冰凉。清白人以聪明度世,总归博得个清静无染,一边敢笑骂风流跌宕,一边有忧思慨当以慷。
    也不知治不治得了众生的贪、嗔、痴。
    但琉璃光王药师佛在本愿经里发了十二大愿,愿愿皆“若诸有情”布拉布拉,听上去简直像个哲学家,很清楚人和神的区别。
    人,是有情的生物。
    情,还不就是人性。
    要从人性出发啊孩儿们,甭管写的是不是现实题材。
    不过马也老师这一次谈的,的确是现实题材。
    现实题材是什么意思?作为时下一个特别敏感且突出的概念,可能是从“现代戏”化出来的。
    近一两年,现实题材创作被明确提出,前面且加了修饰,“十八大以来的”现实题材,因此具有了强烈的政治意味。时至今日,和“现”字连在一起的,怕是都很重要。
    现代戏与现实题材。
    现代戏与现代性。
    现代戏与现代化。
    现代戏与现实主义。
    现实题材作品从宣传品到艺术品的转化。
    这是马也老师要为我们指破的问题。

    现代戏是一个历史的概念、样态的概念、美学的概念,所以暂且放开“现实题材”,在这一堂课上,保留了“现代戏”提法。
    现代戏是时段概念,而所谓的“现实题材”则更多地带有的是政治的意识形态诉求。表述上而言,1911年以后的戏(展现的生活样态),都可叫现代戏。古代戏和现代戏相比,人的生活动作生产动作业已改变。
再也不是才子佳人的年代了。
    1911年这一时间节点,打破了所有东西,是三千年或五千年稳定的社会形态和文明形态的结束,代表着“当代中国”的真正出现,辛亥之后的“中华民国”四个字”,目标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
    40年来,现代戏体量之大,创作之丰,超乎想象。去年圣诞,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在京举办以“文艺评论家眼中的改革开放40年”为主题的2018中国文艺评论年会。天意所归,众星所拱,仲呈祥、王一川、马也、程光炜、郑工、宋宝珍、夏烈等专家学者分别从文艺政策、文艺理论、戏剧、文学、美术、戏曲、网络文艺等不同视角,讲述改革开放40年来文艺事业的曲折发展、不断创新和辉煌成就。
    马也老师谈到的,是中国戏曲四十年的“十个一”,其中多个都与现实题材相关。
    固然1988年诞生了《曹操与杨修》这样的高峰——不但是戏曲的高峰也是戏剧的高峰作品。中国戏曲“三并举”中的现代戏创作,40年来也绵延成一片高原,从改革开放之初一直到现在,往前还可以接上“样板戏”和“十七年”。
    共和国历史的任何一个阶段,都格外重视现代戏。
    2016年中国艺术节,5部“文华大奖”有4部是现代戏(《小镇》《焦裕禄》《母亲》《西安事变》)。这个热点由于突破了“三并举”的框架,引起各界广泛关注,业内热议。
    而现代戏的具体化、当下化、政策化就成了我们的“现实题材创作”。

    可我们如何克服“现实题材”戏剧创作的非艺术化倾向呢?
    讴歌、颂扬、紧扣时代脉搏、与时代同频共振,不能简单地说不对。但是在“紧跟”“紧贴”的急切之中有没有可能让艺术家淡化了对人的思考、对人性的思考、对人学的思考?如何把表扬人向表现人转化、把外在事件向内在心灵转化、把宣传品向艺术品转化、把实用向审美转化、把要我写向我要写转化?
    “我们应该冷静分清庞大和伟大、重量和质量、繁华和繁荣之间的质的差别。”马也老师说。
    为什么今天的现代戏创作有数量无质量?
    政策越来越好,扶持力度越来越大,戏却越来越趋于平庸困顿。
    不敢写,不能写,不会写;没冲动,没质疑,没激情。
    历史和时代的真相,那些燃烧过燃烧着的青春和誓言,近乎神性的坚持与信仰——
    你记下了么?
    你写到了么?
    四百万年来,艺术胼手胝足而来,它是怎样独立,如何变成自己,艰难地从人类历史中划出?剥离出实用功能?
    巫术、绘画、生活……戏剧能够“干什么”,决定了戏剧是“什么样”的。
    我们又要如何确立我们的戏剧观?须知,所有的问题、所有的优点、所有的成就,都与戏剧观有联系。伟大和经典从来不是一个层面。“伟大作品”的评价,有另外的标准。
    而思想的力量,便是精神的高度。
    思想的力量,便是灵魂的高度
    现代性,是思想价值层面。
    现代化,则是现代转型。
    说了多少年,作品里要有现代性。可有没有现代性首先看有没有时代精神、普世价值、当代意识、人性的发现和思想的发现——这五点倘有突破,一定有现代性。
    别忘了,“一切都能解决,唯独人性永无休止。”
    伟大艺术作品,追求的是(精神价值的)永恒性、超越性、不朽性、无限性。
    以及公正、平等、诚信。
    这是人性的光泽,视之微寒,触之则暖。
    无论《曹操与杨修》还是《青春禁忌游戏》,都有人性的发现和思想的发现。
    那你呢?
    作品中可有特殊的情感?特殊的情节走向?特别的思想?
    可有足够的精神高度和文化内涵?
    每个艺术形象所能达到的人性高度,都是人类史的高度。即使再过两千年,我们的艺术思想(境界)也未必超得过《俄狄浦斯王》。
    但那并不代表我们可以不去追求。
    像“十二艺节”上的上党梆子《太行娘亲》,“起点低”,成就却极高,在戏剧发展过程中表现了一位“只顾生娃”的太行山边老太婆赵氏,是如何令人信服地在过程中一步一步成为一位真正的英雄母亲。
    踏实,扎实,真实,才是创作的真谛。
    有气性且固执的原型人物,在经过再创造之后,吹去打磨的浮尘,浑然一体地嵌入戏剧发展的轨道,在其中熠熠生光。

△学员们聚精会神倾听
    中国的文化原型极为丰厚。从川剧《李亚仙》到最近爆款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都是关于原型的再创造,而在马也老师看来,《太行娘亲》是把原型发挥得较完整、较透彻的一部戏。该剧剧作、导演、表演都可圈可点,唯独献子(孙子)这一人性难关(生命的平等意识)还有待研究。
    它有着酷似元杂剧《赵氏孤儿》的情境与内涵,虽然相比之下,《赵氏孤儿》的戏剧情境设置更加具体真实有力。
    但相似的是关于权力、平等、自由、公正、契约、诚信……在生命与生命之间的掂量。
    那个或将被牺牲的孩子,与你既有关又无关。这是人性的较量。
    在这个快节奏、欲望化、碎片化、散文化的时代,古代人那种“一诺千金”说到做到的品质,在许多人看来,可能会让你变成一只羊驼。
    昂贵,稀少,还有点可笑。
    还记得豫让刺赵襄子的故事吗?这倒霉催的刺客实在有够敬业,出钱的大佬已经挂掉,还不折不挠地打算去报仇——我也不是针对谁,我只想替我老板弄死你,或者被你弄死。
    好在赵襄子也是个实在人,既然你弄不死我,那我弄死你之前,就让你如愿以偿吧。
    袍子一脱,喏,你随意。
    豫让拔剑刺衣,从容赴死。
    答应的事,就不存在更多的犹豫。
    包公断后,打的也是龙袍。以衣代人,是天子的风度。
    不能不说,这也是一种“有情”。

△马也老师与培训班学员合影留念
    韦勒克说:“任何材料都有进入艺术作品的合法性”,从命题作文到艺术作品,即便要求我们“表扬人”,我们也要努力做成“表现人”。
    要写好现实题材,总该先搞清楚现实主义这个雍容寥廓的概念,马也老师给我们从三个层面(角度)分析“现实主义”的性质:艺术发生论角度,美学角度,意识形态角度。
    尤其最后一点。
    在创作方法和观察方法上,去掉现实主义的意识形态外衣,还现实主义真相。
    是,真相。
    生活中的常情、常理、常态永远是我们观察世界、感知世界、把握世界、表现世界、认识世界所不可或缺、不可抛弃的,与人类生活共存共生的世界观。
    无论走出多远,发生多少变化,在叙事类作品里现实主义永远是一种衡量标准——
    对于现实主义来说,“真”永远是第一位的。丢掉真实真相的现实主义,一定是伪现实主义。
    如何做到,却任重而道远。
    毕竟这世间,未必永是风雨顺,谷稼熟,人无病,心欢乐。
    所以他来,要我们拨开障目,得见世间风雨岁月蹉跎,得见五湖三江四海八荒,得见人生的大限与岁时的无常。
    暗红尘,又雪亮。
    好风光,却无常。
    焰网庄严,过于日月,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可自身光明有何难呢?难的是,愿一切有情,如君无异。
    是大慈悲境界。
 
*文中部分语句出自《桃花扇·听稗》《药师经》
 

文字:高媛
图片:王宏伟
编审:孙桂林
声明:本图文版权为吉林省艺术研究院所有,转载或引用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吉ICP备09007276 Copyright 2010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