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 Jilin Province Academy of Arts

  • 地址: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邮编:130021
  • 电话:0431-85652784
  • http://www.jlsysyjy.com

创作动态

首页 > 新闻资讯 > 创作动态
月亮上的人 “现实题材剧目创作专题培训”授课名师 之 王千桂
 日期:2019/8/8 0:00:00 访问次数:177

王千桂:
    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教授;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创意设计专委会主任。荣获“全国德艺双馨优秀设计艺术家”称号。
    国家级课题研究项目负责人;国家职业资格鉴定考核评审委员。主要从事影视戏剧舞台空间设计、规划设计、城镇或产业转型升级发展策划以及多类创意设计活动等。主编并出版了《中国优秀设计精品集》、高校会展管理系列教材《会展展示设计与实务》、《中国当代艺术院校师生优秀设计作品精选集》等书籍。其参与或主创项目及文艺演出活动曾多次荣获“文华奖”、“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五个一工程奖”、“梅花奖”、“优秀剧目金奖”、“优秀新剧目奖”、“中国舞台美术学会舞台设计奖”、意大利国际“米兰设计优秀奖”等多类国家级荣誉、省级荣誉以及国际级荣誉。
 
    安徒生说自己是月亮上的人,那是1847年的事了,在他的自传里。
    能这样说自己的人,其实已经看破了很多东西,用他孩童般清净、通透又容易失望的眼睛。
    写童话的人必定是有梦想的,又深知梦想易碎,如水月泡影,流连其中恋恋不散的唯一办法,大概就是亲手造梦。
    而文字造境,如纸雕屋,终究拘谨而脆弱。
    幸好我们还有王千桂老师。
    戏剧在舞台上造梦,舞美设计是这梦芳香酽醉的裙袍,乱花迷眼的外衣。
    别被百科页面骗了,时至今日我们已有经验,多少大师照片上的酷和不近人间烟火表象,都是疯狂崇拜者架秧子的误会,私底下真实反差萌。8月6日这天来到我们面前的王千桂老师也是一样,清茶淡饭,然而脚步果断,行动如风,手臂肌肉紧绷,前额圆润,表情明亮,讲话时口音柔软,笑容圆融可爱。
    总而言之,是个萌人。
    他不仅是舞美设计高手,更是创意设计大师。(小编有必要也有魄力当面投诉:喂喂喂,是谁弄出一个大美幻境,害得在下在2010上海世博会沙特馆外面排了6个钟头的队啊?)
    没错,他就是世博会最热门场馆建筑展示主题创意设计团队中方总设计师,兼国际联合团队总咨询顾问。
    众所周知,设计大家的寸许光阴,绝对是寸金难买。
    兄弟们,捡钱了。

    王千桂老师讲的是《现实题材戏剧空间思考》,关于他历年来创作的诸多现实题材剧目舞美设计。目前原创性的现实题材剧目越来越丰富,戏剧自身发展因素,时代变迁因素,社会责任因素……都不可少。
    谁都知道现实题材剧本难写,真人真事难写,材料取舍难以判定。关于现实题材创作,近在眼前,“谁都可以挑毛病”。好人和英雄人物,是必选题,更是格外难写,若是想尽一切办法挖出人性中微弱新鲜细节,又要面对诸多现实问题限制——
    编剧难做,舞美设计更难做。
    现实题材舞美设计,更+更难做。
    这是王千桂老师的经验,编剧懂些舞美很重要,但较懂舞美的编剧可能并不多,可惜可惜。而现实题材创作中,编剧若懂些舞美,实则更容易预埋舞美表达的爆发点。
    为什么呢?
    编剧,是一部戏剧最初艺术种子的萌芽者,万妙之门,锁钥在其掌中,因此更容易预埋一个舞美的楔子,甚至一个“炸弹”,这是期待的苗头,视觉的苗头。
    特别是现代戏,编剧、导演及舞美的相互促进思考重要,这也适用于所有舞台艺术形式。
    相反,在现实题材戏剧中,由于创作者对现实题材及现实生活等熟知,反而容易忽视编剧对舞美的促进作用和舞美对编剧或导演的促进作用。
    在通常情况下,前期,编剧或导演促进舞美,引导舞美;中期,舞美促进编剧或导演;后期,三者相互促进、相互完善。
    编剧要勇于接受,也要有判断力。
    假如编剧本人毫不沾手,只随舞美“随便搞”,二者的思想极易有所违背,冲突之下,戏的质量又如何保证呢?
    反之,审美和判断力都优秀的编剧,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成就的怕不止是一部戏。
    事半而功倍,靠的是眼光和智慧。

△学员们认真听课
    天赋异禀,总不会被世间无视。譬如罗怀臻老师在发现了王千桂老师撰写的论文《势——无形之形》后,一个电话过去,邀他加盟原名《真假驸马》改编的越剧《荣华梦》。
    编剧罗怀臻,导演石玉昆,主演张小君。
    啧啧啧,这是什么神卡司。
    怕怕的,王千桂老师想,行不行行不行。
    罗怀臻老师说:把你论文里的观点放进去,呈现出来,就行。
    呜呜呜,这是什么英雄惜英雄的神剧情。
    后来的辉煌,我们都知道了。
    这是美好的经验。
    但约束一定有,一直在。
    有观众审美的习惯(直观性审美习惯,解读习惯)约束,直观性的审美习惯,每个人都有,你会以面相观人,本能判断此君是否可交,人生在世,各有皮相,放眼周遭,各有各的色彩……这,就是制约我们的直观性。
    而真正好的舞美,要既达到直观性,又达到审美性、艺术性。
    还要满足不同观众的审美需求约束,不同文化艺术素养的观众审美需求不同,尤其现实题材剧目,观众群五花八门。你吃盐我吃甜,离乡十里风俗不同。别忘了,豆花甜咸之争自古(并没有)就和肉粽or枣粽、月饼是咸蛋黄馅儿还是枣泥豆沙五仁馅儿——并称南北三大不可调和矛盾。
    而现实环境空间又对舞美设计造成取材约束,距离太近,各有各的判断,编剧也好,观众越好,不免会觉得“不像”。
    更有创作思维的局限约束,老百姓趋向写实处理手法,但舞台不是你家炕头或亭子间,当真看山是山,何必进剧院?像与不像之间,才是灵感迸发的所在。

    舞美设计如何在现实题材中寻求突破
    所以,舞美设计如何在现实题材中寻找突破呢?
    王千桂老师给出了几点答案:
    首先,捕捉贴近现实生活的表象与情趣。
    要与自然接轨,捕捉真实的环境;
    要与生活接轨,呈现鲜活的情趣;
    要与社会接轨,展现和提升品质;
    既接地气,也接人气,贴近观众(或老百姓)的认知。
    像胡应明老师创作的歌剧《有爱才有家》,写的也是“好人好事”,但好人身上,确有特质,乡里乡亲那一声声发自内心的“活菩萨”,成了王千桂老师的灵感,由此设计便直接取材于该地福利院的大院门头形态,仿佛庙宇感的空间背景,在舞台上传达了“救世”的概念。
    他的设计,更趋向于从自然环境而来,太“表现主义”了让人吃不消,贴近生活的部分需要处理得自然。
    那是来源于生活的结晶,珍贵而精巧。
    简单勾勒的回廊,暗示出老人居住的房间是由一间间小学教室改建而成。
    而故事结尾,一盏一盏灯光熄灭,象征着人死如灯灭,命如灯烛,燃烧自己照亮了别人。

    舞美要融入切身现实情感
    王千桂老师认为,编剧是控制整个戏的最高灵魂,而舞美更需有情,融入切身现实情感的设计,“情感进去”“内容进去”,才足以 尽力帮剧本加分,而不是减分。
    他就不爱“一转解百愁”,一个转台设计走天下,偶尔“被导演磨得没办法,才小转一下”(王千桂老师无奈脸.jpg)。
    技术不是情感,戏要有戏的特点。
    好人好事也要有主线,光讲英雄,如何立得起来?
    像王千桂老师任舞美主创的豫剧《乡村调解员》,舞美需要扣合的,实则是主角精神的进阶。
    误会,困惑,徘徊,犹豫……这是人的真实状态。
    英雄从没有天生的,也不需要豪言壮语,正相反,荡涤和净化灵魂的,可能眼泪才最珍贵。
    戏里丧母一场,主角思量起昔日对母亲的指责,自觉委屈了母亲……什么样的状态能引起共鸣?让观众流泪?
    这是王千桂老师思考的问题。
    你或许会觉得奇异,舞美设计为什么要思考这个?
    设计有没有感情,观众是明白的。
    他掬起的是自家亲人深浓的情感和磅礴的泪水,慈爱亲密的岳母因病过世的细节,时间流逝中的无力无助感,是一下下敲在光洁心槛上的裂纹。
    往事仍在发生,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他记得岳父的失声痛哭,也懂得那是因为什么。
    还有话不曾说出口,还有歉意没有表达。
    她再也听不到了。
   《乡村调解员》的母亲也听不到了。
    但幸好,在戏里,在舞台上,慈母还可以从月光下窈然而来,予主角以最后的慰藉和释然。
    此情只在人间有。
    台下的观众,又有哪个是没有遗憾的呢?

    舞美设计要“物象出来”
    从导演的角度上讲,提纯现实的“空间形态意识”在相当程度上涉及“调度”,实际上这里所强调的是“导演空间思维”。
    而舞美设计,要“物象出来”,即“形式出来”,从导演或调度方面来寻找符合现实特征的“舞美之魂”,最终是将“形式”转化为现实题材戏剧“内容”。
    像真实故事改编的姚剧《母亲》,如何体现一位“舍生劝子”的母亲?
    这部作品堪称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上舞美耗资最少的戏。四块平台,各呈现一个场景。孩子从不羁到成熟的变化,母亲内心的纠结衍变,就在这四块平板间流转生动地绽放。
    可大可小,可繁可简。
    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飞花折叶,皆可伤人。这是大师的底气。
    王千桂老师说:“在现实题材中,对现实素材主体元素(或形象)的艺术处理尤其重要,同时具有一定的难度。”
    但它,体现了一个舞美设计师的艺术水平。
    相对于现实题材的话剧而言,现实题材的戏曲舞美更难,需要把握的方面将更多一些,比如对戏曲空间、戏曲审美、戏曲节奏的把握等。可搞话剧出身的王千桂老师,反而做了大量戏曲舞美。用他的话说:“感激戏曲,没有戏曲,就没有我的今天。”
   他是个懂戏的人,更懂得舞美创造性思维的多层空间设计境界。
    环境氛围、动作空间、情绪空间和思想空间(或意向空间)
    现实题材戏剧更需要在以上四层空间设计境界方面做出思考,特别“思想空间”应该是现实题材戏剧空间探索的方向,尽量避免落入俗套。
    要注重现实题材戏剧景物、人物、及事物的内在契合性。
    要在现实题材戏剧空间所蕴含的矛盾、对立或统一中,权衡舞美创作逻辑的严密性。
    要以“现代设计手法”来构建现实题材戏剧空间,进而达到“不土、不俗”,且具有现代设计意识的舞台风貌与效果。
    在豫剧《红旗渠》中,他注重的是现实题材戏剧舞美情感表达语汇的逼真性。“塌方”“落崖”两段重头戏的舞台效果,可说是被王千桂老师身为舞美设计的“坚持”和“必须”所成全。
    看起来温和可爱“人畜无害”的王千桂老师,在涉及专业时,有他寸步不让的犀利与果敢。
    不同于戏曲的意象化表达,追求真实感的话剧要如何呈现山洞塌方的惨境呢?
    一笔带过吗?那也未免太布莱希特了。
    当真如实呈现吗?演员的安全如何保障?效果会好吗?
    但王千桂老师完成了。
    海绵制作的山石轰然砸下,当真落在演员身上,甚至从斜坡滚落,几乎翻入乐池。
    观众骇然的同时,也达到了舞美的极致,将宏大叙事的感觉充分烘托出来。
    那是令人信服的悲壮与震撼,现场效果无与伦比。

△王千桂老师与培训班学员合影留念
    创意设计作品的成功,往往取决于“设计境界”。身为创意设计大师,王千桂老师格外注重舞美创造性思维的拓展及运用。
譬如戏剧空间设计境界的延伸运用,你可知鸟巢的创意是“百鸟归巢”?而引得万人空巷的世博会沙特馆,创意是沙海中一轮明月照大地,一轮暖阳映心中。
    他在沙特馆中放置的那条吊桥,不知让多少人震撼到腿软,那是戏剧空间极限逼真性的拓展运用,产生强烈的刺激感、体验感。
    而,借助戏剧空间的矛盾对立或统一,可以开拓出逻辑严密的创意策划。
    这是戏剧探索之路上必不可少的一步。
    “没有戏剧探索,就没有戏剧繁荣。
    没有现实题材戏剧探索,也难以支撑人类戏剧繁荣。”
    这是王千桂老师的信心。
    他的相信和坚持,是美,和美之外的崇高与坚定。
    原则不可动摇,信仰值得坚守,而人生,是在无尽探索中,才平静才淡然,才不焦虑不恐慌,不纠结不倔犟。
    才赋予自己一种足以自我成全梦想的力量。
    美本身,是一种极其玄学的东西,像我们都愿意相信生长在月亮上的桂树会在团圆之夜摇曳芳香,又或者,深海之中一定居住着颈佩珠贝、舞姿轻盈的人鱼。
    是啦,王千桂老师做过舞美设计的,就有那部舞剧《海的女儿》。
    童话和现实的分野,从心的高处去俯瞰的话,并没有那样清晰。只要你相信并努力去制造,月亮之上或也有花发草长,大雪飘扬。
    而艺术与情感,灵魂与信仰,理智与坚持,清高与果断,从来紧密相连。
    美,值得商榷和探索。
    高贵的灵魂,则寸步不让。
    月亮上的人,快乐地低头看了我们一眼。
    就让我们沿着你设计那些曲线,原地转又转,堕进风眼乐园。
    那美逾越理性,超过自然。
    没所谓,就算沉没湖底,也要好好欣赏月圆。
 
*文中部分语句出自彭羚《旋涡》
 
 
文字:高媛
图片:王宏伟
编审:孙桂林
声明:本图文版权为吉林省艺术研究院所有,转载或引用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长春市建设街2779-2号
  • 吉ICP备09007276 Copyright 2010 吉林省艺术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